哪些事是你当了领导才明白的?

受人敬佩这件事,真的很令人上瘾。

我做技巧出生,总感到自己当了引导之后,不会膨胀成那种典范的引导。然而,当公司扩展范围,我也成了有十几名下属的技巧部门负责人的时候,我才清楚现实不是我想的那么单纯。

这十二号下属,有男有女,都是我手把手带出来的。我戏称我们部门是十三帕拉丁,大家都是圣骑士。我们公司小,招不到博士,技巧部已经属于平均学历最高的,也只有三个硕士,其他全是本科。因而我的博士学历就显得特殊突兀。

其实我比下属大不了多少,部门里加上我一共三个八零后,其他九零后,平时不工作的时候,我们也一起LOL或者吃鸡。当然,我程度菜,团战时基础是个吉祥物。他们都是我的大腿。最近还被带着一起玩第五人格。我们的纯园丁战术已经非常纯熟了。

然而一旦进入工作,引导和下属的身份立刻归位。我给技巧部立了个规则,就是每周三早上开一个部门晨会,我带着员工们一起浏览最新的英文文献,懂得最新的行业进展,评估产品和竞品的技巧优劣等等。

难免地,受到部分员工的敬佩和崇敬,更难免地,就膨胀了,感到自己屌爆了。

让我幡然觉悟的,仍然是行外人。我去年在日本观摩了一个月,回来后自己设计了一个专用于胫骨高位截骨的内固定板,并申请了专利。当然,属于中国特点的创新——就是仿造国外成熟产品,再加上一些本土化改进。在中国,大到春立、大博,小到我们这种小公司,都是这么个做法。具体设计细节涉及商业秘密就不流露了。

这里说一句题外话,大博最近很猛,关注医疗板块股票的同志们可以懂得一下。

样品出来后我在晨会上展现,问大家有什么见解和建议,当然是一片夸奖之声。我习认为常,甚至有点感到理所当然。

我把这个板子拿给临床的师兄看。师兄现在是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他一看板子就说:仿造XX公司的那一套吧?

我:啊是的。

师兄:不好用。

我:卧槽?

师兄:亚洲人胫骨平台粗大扁平,你依照西方人那一套仿造,板子不会完整贴附的。

我:我仿的是日本的那一套啊!

师兄:问题是小日本也是仿造XX国XX公司的那一套啊!你特么头脑呢?

后来我开晨会,说这板子有缺点,谁能说出来?一个硕士下属小声说了句:不符合东亚人种解剖学特色?

我问:当时怎么不说出来?

下面没答话。我突然就感到脑海里有个声音跟我说:你膨胀了。

一下子就醒来了。

再后来我依照师兄的意思,做了一些改进,并把这个专利卖给了国内某实力大厂。顺利的话,明年这板子就能上市了。

此后我时刻提示自己要收敛不要膨胀。并渐渐把晨会交给下属来主持——就是那个小声答话的下属。

更多的产品设计、市场调研、行业进展等等都交给下属去完成。自己则更多负责质量把持。

我曾听过这么一句话:站在城楼上,看着下面十几万人山呼万岁,谁都会脑筋发热。

我曾经不信,现在信了。十几个人的吹嘘崇敬就让我膨胀了,更何况……

人呐,还是要夹起尾巴,如履薄冰啊。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不经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在36小时内删除★。
本文链接:http://www.sunfires.com.cn/576.html

最后编辑于:2021-07-10作者:admin

上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