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懂女人的导演,是这三个日本人!

">

日本电影是世界电影一个主要的组成部分,虽然今天的日本电影与欧美相比有些许差距,但曾经的日本电影和日本导演绝对是同时代的佼佼者。

黑泽明、小津安二郎、沟口健二、成濑巳喜男、小林正树等等,都是享誉国际的巨匠级导演。

其中,小津安二郎、沟口健二、成濑巳喜男三位导演作风最为突出。

三人电影都极具个人化,但在不同之中又能看到共同点。

小津、沟口、成濑,三位导演都爱好以女性视角拍摄电影。

在他们的电影里,主角大多都是女性。

即便动身点同为女性,但落脚点却不尽雷同。

小津的家庭,沟口的大时期,成濑的感情纠葛。

小津安二郎不厌其烦地拍“同一个故事”:父亲和女儿相依为命,女儿长大后有了男朋友。起先父亲不批准,最后,父亲释怀。

成濑巳喜男的故事多数产生在现代,他爱好讲现代女人的感情阅历。

沟口健二则聚焦古代以及变更时代的女性。

三个人对于故事的基调以及结尾的处置也有所差别。

小津善轻喜剧,沟口拍悲剧,成濑悲中带喜、喜中有悲。

小津安二郎的电影轻松高兴,其中当属《我诞生了,但……》和《早安》。

这两部电影的主角都是小孩,小孩的世界当然天真无邪,即使偶有乌云,也瑕不掩瑜。

他的众多“嫁女”电影,整体作风也很阳光积极。

如果非要在他的电影里选一部最“凄凉”的,那应当是《晚春》——最后一个镜头,父亲拿着一个苹果,坐在椅子上,那种孤单感扑面而来。

即便是《风中的母鸡》这类型的电影,小津安二郎还是给了它一个大团圆式的结尾。

沟口健二善于拍悲剧,因为他的核心内容是人道主义和现实主义,强调不同制度、不同时期对于女性的压迫。

逝世亡更能让人醍醐灌顶,所以他的电影结尾必定要逝世人。

《近松物语》最后主母与男仆双双殉情,沟口健二借用凄美的爱情鞭挞封建社会对女性的压迫与不公;

《武藏野夫人》的女主人公为了回避世俗,服毒自尽。在她自杀不久后,日本废止“通奸罪”;

《赤线地带》的故事背景是20世纪50年代中期日本国会即将推出制止卖春的法律,而电影的主角正是一群从事色情行业的女人。

成濑巳喜男介于两者之间,他不似小津那样在剧情上平庸如水,他的电影会在很大水平上制作抵触冲突,但又不像沟口一样必需逝世人。(当然也有特例)

虽然同样是讲女性格感,但他和沟口健二不一样,他把焦点放在了女性的感情问题上。

《情迷意乱》和《阿游小姐》虽然都是不伦之恋,但主题完整不同,观众的观影体验也大相径庭。

也可以这样说,沟口健二讲时期,成濑巳喜男讲人。

在拍摄伎俩上,小津的固定镜头已经成为他的一大标记。

小津不爱好淡入、淡出、溶化等伎俩,他也不信任蒙太奇和爆炸性构图。

小津安二郎的电影,固定镜头居多,拍人物,拍街道,拍楼梯,拍外面的建筑。

很多画面截个图就可以做电脑壁纸。

低角度仰拍镜头也是小津安二郎的特色之一。

他以为日本人的生涯方法一贯是坐着的,所以他选择这种伎俩拍电影。

为了能保持这种摄影伎俩,小津安二郎煞费苦心。

在《风中的母鸡》中,有这么一幕:

妻子回到家中,家里的房东告知她丈夫回来了。

其实,不用房东告知,妻子也能知晓,究竟日本人回家都会换鞋。

可小津安二郎就是不愿意在他的电影里呈现俯拍镜头,所以才会用“房东告知”这种伎俩推进剧情。

沟口健二的招牌是“一场一镜”。

所谓“一场一镜”,是指对于剧本中产生的一个场合的戏用一个镜头拍下来。

典范的例子就是《元禄忠臣藏》。

这部电影有大批的长镜头,至于特写镜头,少之又少。

就拿电影一开端的“砍人”事件,沟口健二采取长镜头的伎俩,从松木走廊的正面全景到走廊上的人物呈现,再到“砍人”事件的产生,整场戏一气呵成。

虽然期间有弥补镜头,但沟口健二通过布景和镜头的转换,观众几乎看不出漏洞。

与前面两位相比,成濑巳喜男的镜头并没有特定的作风。他讲求镜头多变,对各种电影技能积极尝试、勇敢创新。

成濑巳喜男在后期爱好改编文学作品,与文学“联姻”他的创作走向高峰。

《浮云》、《放浪记》都是文学改编电影的代表作。

三位导演都有御用女主角,小津安二郎的原节子,沟口健二的田中绢代,成濑巳喜男的高峰秀子。

小津安二郎“独爱”原节子。

他在自己的日记里对原节子赞赏有加:

"我拍了二十多年的电影,像原节子那样能够深刻懂得角色并展示高深演技的女演员非常罕见,实际上,这不是奉承,我以为她是日本最好的电影女星。"

小津的日记里关于原节子的记述几乎都是工作。

不过热衷于嗑cp的读者影迷总能在字里行间中嗅到一丝八卦的味道。

"最近人们总是一直风闻我要和原节子结婚。"小津安二郎的日记里有这么一段描写。

终其一生, 小津未娶,原节子未嫁。

原节子在小津去世之后突然隐退,并隐居在离安葬小津的圆觉寺不远的净妙寺。

他们心坎对彼此到底是怎样的想法,就不得而知了!

田中绢代作为沟口健二的御用女主角,她出演的电影高达11部。

其中包含《西鹤一代女》《雨月物语》《山椒大夫》《武蔵野夫人》等经典。

关于沟口健二和田中绢代之间的情感也是很多影迷茶余饭后关注的话题。

沟口健二曾经对朋友、在没有醉酒的情形下说自己爱上了田中君。

他身边的很多朋友也不约而同地有同样的感到:沟口健二爱好田中绢代

田中绢代在采访时这样说道:"事到如今,我可以明白的告知您,如果沟口老师确切爱的是我田中绢代本人,想把我作为他的妻子,把我田中作为一个女人而不是女演员相待,我感到即便我一辈子没结过婚,其实我也获得了婚姻的幸福。"

与前两对的相濡以沫相比,成濑巳喜男和高峰秀子的关系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高峰秀子对成濑巳喜男的评价是这样的:

“成濑先生是个缄默寡言的人,言谈少得甚至给人一种阴险的感到。”

与成濑巳喜男长期合作的摄影师玉井枕夫毫不客气地驳斥高峰秀子的说法,他更是流露成濑巳喜男对高峰秀子没有什么好感,只是看得上她的演技。

私底下的不相投并没有影响两人在艺术上的合作,成濑的不爱好也无法掩饰高峰秀子在成濑巳喜男电影中的光荣。

很多人应当看过今敏的经典电影《千年女优》,电影里藤原千代子的原型到底是谁,众说纷纷。

今敏在采访中提到原节子和高峰秀子,也有网友很多细节中看到了田中绢代的影子。

这三位导演都有几部不像他们电影的电影,小津安二郎的《浮草》,沟口健二的《杨贵妃》,成濑巳喜男《秋之来临》。

《浮草》是小津安二郎电影中戏剧冲突最大的一部影片,虽然也是缭绕着家庭展开的,但人物关系与抵触冲突着实比其他电影要庞杂得多。

我至今还是没想清楚,沟口健二为什么要拍《杨贵妃》这么一部电影?

与他讲时期的主题不合暂且不提,拍出来的成品既不日本也不中国。

成濑巳喜男的《秋之来临》则一改他往日以女性视角的风格,电影的主角是两个孩子。

要不细看,还认为是小津安二郎拍的呢?

这三位巨匠对后世的影响深远,很多后来成为巨匠的人都视他们为榜样。

德国导演维姆·文德斯对小津安二郎崇尚有加,他还拍摄了关于小津安二郎的纪录电影《寻找小津》;

法国导演戈达尔爱好沟口健二,他说:“沟口健二的艺术在于让事物浮现它底本的面孔,而这种“简略”正是他电影里最庞杂的部分。”

杨德昌作为成濑巳喜男最大的支撑者,对他的先辈也是不吝夸奖之词:

他的第八十六部作品《情迷意乱》的最后镜头。高峰秀子突然清楚了,从满是泥泞的小山坡下来,大伙抬出来的尸体,是对自己暗中恋慕的小叔子加山雄三。这时候,她朝搬运尸体的一伙人飞驰过去。奔驰再奔驰,好像废弃了所有的高峰突然止步的神态,被一个镜头捕捉。在大部分的电影当中,导演们都会将女主角的演技做煽情化的处置,在这个时候成为了把玩观众情感的良机。完整相反的成濑,让发疯似的追奔在身后的高峰站停了下来,她伫立着。她的表情突然变得平定,好像在对自己说“这就是人生呵。那人生就不得不持续下去吧。”成濑敏捷的截断画面,让电影停止。还有比这更不露声色的宽忍吗?

小津安二郎、沟口健二、成濑巳喜男以及同时代的黑泽明、小林正数等共同发明了日本电影的高潮,同时也是世界电影的光辉时代。

时过境迁,日本电影阅历了低谷、复苏一直到今天,依旧在世界影坛散发着光芒。

同样为亚洲国度,在电影方面,日本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处所,中国电影之路任重而道远。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不经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在36小时内删除★。
本文链接:http://www.sunfires.com.cn/454.html

最后编辑于:2021-05-24作者:admin

上一篇:
上一篇: